浙江浙農愛普

愛普文苑

又是一年清明時
 

今年的清明,杭州的天氣一反先前的陰冷,意外回暖。草長鶯飛,萬物靈長,于是這個節日也變得少了些沉重、多了些溫暖。

人們總說,追思在清明。而我關于清明掃墓的記憶,大概一直停留在十歲左右。家里人提前折好紙,買一堆金元寶,做一桌可口的飯菜,找到爺爺的墳頭,聊聊天,匯報一下家里人的近況,讓他安心。而我的任務只是在一旁跑來跑去,學著大人們做一些奇怪的動作,可能還去抓抓蟲子什么的。

可能因為幸運,長大的過程中都沒有人離去,對于已故親人的印象也僅限于老照片。而后來因為一直在外地上學,清明于我來說,就只是和家里人打打電話,吃一些團子、和朋友相約出門曬太陽而已,絲毫沒有追思的感覺,直到今年。

以前總聽別人說,大學畢業之后一切都會不一樣了,果不其然。離開了學校這個象牙塔,沒有緩沖地直面生活中的問題挑戰;要應對工作和感情生活上的變化,撓禿了頭做一個又一個抉擇;而且,到了一個尷尬的年齡,發現老人們身體大不如前,年輕的長輩也多了不少白發。自己似乎一下子需要承擔起更多的責任,要努力喂飽自己,還要去照顧陪伴很多人。

記得去年看電影《尋夢環游記》,整個過程中又哭又笑。感受到了追尋所愛可以讓生命變得充滿激情與意義,而親情溫暖不灼不滅,永遠都是最堅實的后盾。幾個月后,經歷了至親的離去,才更聽出了《remember me》的感動,三次死亡的觸動,也才真正感受到清明的于我的意義。

它似乎給了我一個正大光明的理由,能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啟封記憶釋放情緒。然后走出房間,感受身邊的溫暖美好。因為知道了死亡不是永別,遺忘才是,所以能夠鼓起勇氣尋找更多能量源,找到最初的本心,砥礪堅持,不斷前行。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;父母去,人生只剩歸途。

 

(浙農愛普 潘鴿)

 
香港赛马会四肖中特